目前分類:娛樂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228放假那一天 全家帶著魯魯去爬ㄌ 大坑的頭嵙山...
看來新步道啟用 對我們來說 真是一件好事ㄚ
 

大坑十號步道將啟用

 【黃任膺╱台中報導】中市政府在大坑風景區新開闢的十號登山步道日前完工,將於本月二十九日開放啟用,步道全長一千二百公尺,與九號步道恰成一個環型,可連結六號步道至觀音亭,形成更完整的大坑休憩路網。 

花費一千八百萬
九號和十號步道都是以經補庫停車場為起點、高壓電塔為終點。九號在左側、十號在右側。交通處風景區管理課長紀孟洲說:「十號步道全長一千二百公尺,想到觀音亭休息可再接六號上山,考量體力不想再爬,也可循著九號步道下山。」
這條新建步道工程總經費約一千八百萬,目前已完工正辦理驗收。紀孟洲說,沿途有枕木碎石步道、木棧道等,十分適合學校戶外教學。民眾林佳凱說:「我們家每周都會走較大眾化的六、九號步道,希望市府多開發好走的新步道。」

 

愛媽隨想喳喳叨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當GPS遇上ㄌ澄果 會有什ㄇ樣ㄉ 激情&火花ㄋ...
 
 

by:http://tw.fashion.yahoo.com/blog/xSnF.aVJcv8KlfzorP6qPA--/article/?mid=1

時尚美學=無聊的高帽,那設計呢?

蔣友柏(2006-12-13)

As long as you could draw, you are a designer.

 

設計,真的無所不在嗎?

 

1950年代以前,概括的說,「設計」是歸屬於藝術家的特權。藝術家往往在經歷過一段驚世駭俗的人生故事、畫下句點後,這份特權才得以發揮──作品受到世人注目與增值。

 

但,這樣的設計特權,是我們需要的嗎?

 

1960年代,因著戰後需求,物品被機械化大量生產,但只停留在「實用」層次,和「設計」畫不上等號的。真正將實用「物品」轉化為「產品」(Product),則是在1970年代以後,設計開始大眾化,人們的生活品質也隨之提升。電視的發明與普及,更讓產品直接對消費者說話,展示設計。

 

1980年代後,全球經濟逐漸攀向頂峰,產品的設計與包裝開始了異化現象(Dissimilation),不論是獨尊設計材質、製程或美學等,成了一頂頂「設計高帽」,和時尚結合之後,新的「時尚美學」產生了,但也逐漸失去「設計」該有的純粹實用功能,設計有成為無聊收藏品的危險。

 

又,這樣的設計高帽,你看穿了嗎?

 

「物品」──>「產品」──>?

下一個是什麼呢?我說是「服務」。回歸到設計的初衷,它就是服務。設計為「物品」服務,使之成為「產品」;產品之後呢?網路時代的來臨,資訊快速流動,對與錯、美與醜、快與慢/形形色色,價值重新洗牌,服務當道。

但,產品如何開始「服務」?

 

 

As long as you have opinion, you could direct fashion.

 

要談台灣的設計產業前,我想先聊一個「名模迷思」。在國外,名模代表個人風格、特色。在台灣的名模,則被要求一定要很美,一定不能抽煙、喝酒,一堆限制反射了我們的群體意識,個人風格成了離經叛道。這樣的迷思,很像台灣的設計市場。這也是一種異化的結果:設計的效果與特色不被重視,只為設計而設計,一如名模只為了成就名模。

我做設計,就是要顛覆這種觀念。

 

The trick is in making the public experience what you believe.

 

一杯加了冰塊的葡萄汁,剛開始喝起來超爽快,有味道又冰又過癮,但放久了,味道卻因冰塊融化稀釋而變淡。「冰塊」對葡萄汁而言,是一種設計,讓葡萄汁更有風味。但如果你停止了加入冰塊/設計,時間久了,冰塊反而是造成葡萄汁風味變差的主因。

重點在於,設計需要不斷尋找新的方向與內容。服務,就是現今設計的新方向,是為顧客尋找Solution的新內容。不只是為單一產品,而是必需思考到整體(品牌)。

 

所以,「設計」是幫客戶作夢,也幫客戶檢視夢醒之後的現實。

 

BenQ為了提升自己為國際品牌,勇敢做夢,以小吃大,買下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。在極端殘酷的商場廝殺下,花了股東們一年267億元後,又能勇敢地設下停損。就現代設計觀點來看,這真的很屌,何其氣魄。併購的目的,絕不是為了尋找失敗,但在失敗/夢醒的邊緣喊停,夢醒的勇氣比做夢的勇敢更難得。這一課何其珍貴,是別人無法學習複製的經驗。

 

冷靜檢視自己的傷口,往往會讓對手不寒而慄。就憑這一點,BenQ 比其他的台灣自創品牌更有機會成功。因為他們了解自己──這一連串「設計」的初衷。

愛媽隨想喳喳叨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戰場限定
 
~以下節錄自網友分享~
生日 1973.10.22 投打 右左
身高 180公分 體重 71公斤
出生地 愛知縣西春日井郡豐山町
高中 愛知工業大學附屬名古屋電氣高
(簡稱:愛工大名電高、名電高)
大學 --
職棒 歐力士(1991年底第4指名)
獎項 1994、95正力賞
1994、95、96MVP
1994、95、96、97、98、99打擊王
1995打點王
1995盜壘王
1994、95、96、97、98安打王
1994、95、96、97、98、99最佳九人
1994、95、96、97、98、99金手套
記錄 單季210安打之日本記錄(1994)
連續69場上壘之日本記錄(1994)
單季18觸身球之洋聯記錄(1995)
連續216打席無三振之日本記錄(1997)
最快1000安打記錄—757場(1999)
1999年,鈴木一朗再次將自己保持的日職連續打擊王記錄,向前推進。而面對已連續6年拿下打擊王的一朗,從早年日本媒體稱之為「打擊天才—一朗」,到之後的「宇宙人—一朗」,再到現今單純地稱呼「一朗」,日本媒體似乎對其高檔的表現早已習以為常了。

誕生

1973年10月22日,距離名古屋市北方約20分鐘車程的愛知縣西春日井郡豐山町的鈴木宣之與淑江家中,誕生了個4280公克的嬰孩。雖然這是宣之家中繼5年前誕生的一泰之後的次男,但宣之仍取名為「一朗」。「一」是為了紀念養育自己的老爸銀一(一朗的爺爺),「朗」則是希望能將這個兒子養育成開朗的孩子。

宣之於1942年生於名古屋市熱田區,小學時便熱衷於棒球,原本將目標鎖定在高中棒球名門—中京商,但在老師的勸說下才轉以升學為目標。不過在東海高中時代,宣之仍禁不住對棒球的熱愛,而加入棒球社。雖然1959年4月3日,宣之在比賽中遭觸身球擊中頭部而引起腦出血,最後住院1個月,但絲毫未消減宣之對棒球的熱情。

一朗3歲的時候,宣之買了塑膠製的球與球棒送給一朗,這是一朗首次接觸棒球,且立即喜歡上了棒球,只要出去玩必定要帶著心愛的塑膠球與球棒。而就在此時,喜愛且了解棒球的宣之,立即強迫右撇子的一朗改用左打者方式揮棒,而這便是一朗右投左打的原點。

一朗喜愛棒球,與哥哥一泰也非常有關係。對一朗而言,年長5歲的一泰幾乎等於超人般值得尊敬。一朗會在玄關等一泰放學,然後兩人一起玩棒球。宣之表示,「一泰的速度比一朗還快喲!而我以前的速度也很快,一泰的肩膀也非常出色,所以快腿與出色的肩膀應該是鈴木家的傳統」。

國小

小時的一朗很喜歡看漫畫,只要在家總是在看漫畫,同時也很喜愛電視卡通「一休」。不過,只要宣之在看職棒轉播時,一朗也會靜靜地觀賞比賽,而根據一朗日後表示,會想成為職棒選手,「當然是受到電視轉播的影響」,而且,「當時當然是中日龍球迷,不管是小松辰雄、田尾安志、宇野勝、大島康德,只要是中日的選手都喜歡」。

由於豐山小學規定三年級要加入社團活動,但學校沒有一朗最喜歡的棒球社,因此當時已經表示「長大後要成為職棒選手」的一朗,在與老爸商討之後,決定加入豐山町的運動少年團之棒球社。

由於「運動少年團」中有人知道鈴木宣之在高中曾打過棒球,因此建議宣之,「一朗進入棒球隊,老爸不能也進入球隊擔任教練或監督嗎?」(在「扒糞者日記1116」中,個人也有筆誤,特此更正)因此宣之也同時加入而擔任棒球社監督,與兒子展開監督與選手的生活。

但由於「運動少年團」的練習時間只有禮拜天上午9點至中午12點,對自小便熱愛棒球的一朗而言,實在是不大足夠,因此某天一朗便央求老爸,「放學後早點趕回家,希望能和老爸一起打球」,而宣之則表示,「是嗎?這樣啊!那每天下午老爸便當你的對手來練習。這是男人與男人的約定,直到最後都必須遵守約定喲!」。從此,一朗便在下午3時放學後,與老爸一同前往距離宣之的工廠約300公尺遠的町營伊勢山球場,雖然名為球場,但實際上僅是個60公尺正方,四周再以網子圍起來的場地。但這就是鈴木父子的主要練習場地。

而在當時,不管是現場觀賞職棒比賽,或以電視收看職棒轉播,兩人都會試著揣摩職棒選手的打擊姿勢,而在隔日讓一朗嘗試看看。曾被一朗模仿過的職棒球星,包括田尾安志(當時中日)、谷澤健一(當時中日)、落合博滿(當時羅德)、秋山幸二(當時西武)、篠塚和典(當時巨人)等等。而據宣之表示,「聰明伶俐的一朗模仿地維妙維肖喲!」

不過,由於一朗模仿職棒投手投姿時,不是姿勢七零八落,就是造成肩膀疼痛,因此最後除了最喜歡的小松辰雄之外,不再模仿其他的職棒投手。而宣之表示,「如果能由學習、模仿而發掘出自己的特色,那便是件好事」。

此外,宣之也表示,「我沒有固定的棒球理論,而這反而是好的。因為這樣才不會強迫孩子去接受」,而受到這種觀念薰陶的一朗,也因此開創出獨特的打擊姿勢與棒球人生。

打擊練習場

不過,伊勢山球場確實太小,一朗很快便不能滿足,因此宣之便選擇打擊練習場來作為彌補。因此一朗自三年級開始,下午3時放學後,以指尖夾著本壘板前往伊勢山球場練習,之後返家用餐,然後練習珠算與書法,最後在大約8時左右到達附近的「空港打擊中心」。

根據打擊練習場的老闆井上鍊一表示,「他們一年當中大概會來300天吧!當時一局25球200日幣,一朗小學時一晚打6至7局,國中時最少10局。很花老爸的錢喲!」

「空港打擊中心」有8個打擊區,時速分別為90至120公里。一朗小三時打100、小五打110、小六打120,國中之後的一朗當然希望更上層樓。因此在某日,宣之向老闆井上表示,希望能有更快速的機器。因此井上在向業者詢問之後,將其中一台改裝成時速130公里的機器。目前「空港打擊中心」的第8個打擊區,便有佈告說明,「這是一朗選手使用過的機器」,而據井上鍊一表示,這台機器的球,自一朗以來,還沒有人能夠打到。

當一朗踏上打擊區時,宣之必定在網後幫忙判斷好壞球,而宣之也告訴一朗,不要擔心錢的問題,凡是壞球都不要出手。此外,這台機器也經過調整,將原本投向打者腰帶左右的球路高度,改成投向一朗膝蓋以下一個球左右的位置,以練習偏低速球的揮擊。

而在國中的最後階段,對130時速已不再滿意的一朗,甚至會在打擊區前2、3公尺擊球。而老闆井上有感於兩父子對棒球的熱情,也大概會在5局中免費送個2局。

小二便與一朗同班的好友牧野智之亦表示,「小三與一朗同時加入運動少年團的棒球社,不過一朗當然自小三開始便很厲害。如果將一朗比成英國純種馬的話,那我就是劣等馬。我唯一贏那小子的,就是比賽掀女生裙子吧!」

小學時代的一朗不僅棒球出色,運動神經優秀的他,也代表學校參加西春日井郡的田徑賽上,不管是短跑或跳遠樣樣全能,不過遠距離並不擅長。小六時,一朗更帶領運動少年團的棒球社稱霸愛知縣,進而在全國大會打進前8強,也因此一朗在附近城鎮的名聲極為響亮。

而在小四時,宣之已認定一朗將來能成為職棒選手。宣之表示,「小四的一朗在打擊守備上都已超越高中時代的我。我高中時代的棒球社,是在愛知縣大會打到準決賽,最後才輸給享榮高的喲!當時的投手與游擊手都很厲害,但小四的一朗與他們相比,也是毫不遜色。」,「而且在父子兩的練習中,當時的一朗只當是普通的練習,但我可是拼足了老命喲!」

國中

一朗自豐山國小畢業之後,便進入當地的豐山國中就讀。而豐山國中是個學業與社團活動都相當重視的學校,體育社團活動甚至興盛到讓別的學校認為豐山國中是個「體育學校」,不過豐山國中的高中升學績效亦相當優異,這也因此讓一朗能夠繼續兼顧文武。當然,熱愛棒球的一朗不會錯過豐山國中的棒球社。

豐山國中棒球社的練習時間是早上7時至8時,放學後則練習至6時辦左右,而一朗在返家用餐之後,晚間亦至「空港打擊中心」起碼打上200球。之後便返家準備功課,直到半夜1、2點才會就寢。

一朗在國二時主要擔任三壘手,直到國二下學期球速快速增加後,才終於在國三成為王牌投手。最後在橫濱舉行的全日本少年軟式棒球賽中,拿下全國第3名的成績。

由於宣之灌輸一朗「肩膀是消耗品」的觀念,因此一朗即使是在練習投球,也絕對不會超過100球。

升學?

國三時,一朗面臨人生重大選擇,是否要選擇升學的高中?

校方當然勸一朗就讀升學高中,因為許多老師認為憑一朗的能力,只要努力,進入東京大學並非不可能;而宣之亦認為,「如果能先就讀縣立高中,之後在大學打球,然後進職棒會很不錯」。不過,一朗的想法是,「希望能以最快的方式進入職棒」;宣之的想法也在之後改變,「雖然希望一朗直到高中都能兼顧學業與棒球,但要在高中兼顧兩方並不容易。還是依據一朗自己的意願才是比較好的選擇」。

因此,父子兩做出了「就讀學業競爭普通的學校打球」的決定。

當然,一朗的大名已經吸引了當地不少的名門相繼登門爭取,豐山中與愛知縣超級名門之一的東邦高又有長期的優良關係,因此豐山中棒球社監督橋本伊佐美原本認為,「一朗應該會就讀東邦高吧!」

不過,在一朗國二時,偶然看到一朗的練習比賽,並曾在「空港打擊中心」發現一朗「驚人之舉」的當地瓦斯營業所所長水野恭佑,便立即想找機會將一朗的大名介紹給熟識的母校—愛知工業大學名古屋電氣高棒球社監督中村豪。

常常在星期六、日返回母校看學弟們練球的水野,某天便向中村提起一朗,「豐山中有個投、打、守、跑樣樣出色的小孩喲!」中村則笑著表示,「應該沒有那種小孩啦!」

一朗國三夏天,終於透過水野的牽線,一朗父子一同前往名電高的球場拜訪中村豪,以了解中村的為人、練習方法,以及球員宿舍(名電高棒球社全體住宿)、球場、雨天練習場、…等等設備。一朗父子最後終於折服於中村的訓練方法與名電高的設備後,選擇了名電高。不過當時中村看到一朗的第一印象是,「那麼瘦的小孩真的能打棒球嗎?」

事實上,以愛知縣約180所高中球隊而言,中京高(包括野口二郎、稻葉篤紀等約68位職棒校友)、東邦高(包括山倉和博、朝倉健太等約28位職棒校友)、享榮高(包括金田正一、高木浩之等約44位職棒校友)堪稱愛知縣3大高中棒球名門,名電高則排第4。不過若論到高中畢業直接進職棒的人數,當時已培養13人直接進職棒的中村豪,則是PL學園高以外的全國第2強校(名電當時已有包括工藤公康、山崎武司等職棒校友)。

其原因即在於,中村豪並不喜歡迎合高中棒球單敗淘汰的賽制,反而心儀自由奔放的棒球,因此喜歡培育有特色、有個性的選手。他不僅教導棒球,更以培育選手人格為第一考量,他不希望只增進選手在棒球上的才能,而希望他們身心全面發展後,能在未來成為社會出色的中堅份子。

不過,中村仍十分擔心一朗的身材。當時一朗不過170公分、55公斤,根本不及名電高棒球社的平均體格。不過,中村表示,「當時一朗球速已有約136。我總是在思考,為何那樣纖細的身材能投出這樣的球速?」

高中

一朗的棒球人生中,曾有一次表示「希望放棄棒球」,那就是在高一時代。

名電高每年會與長野縣的棒球名門—松商學園高進行1場練習比賽,而高一的一朗在該場比賽擔任主投,結果被亂棒KO,一朗不但因而落淚,再加上不適應宿舍生活與學長學弟關係,一朗因此向宣之表示「我想放棄棒球」。當然,好強、固執的一朗很快又重回棒球之路。

由於名電高棒球社宿舍距離學校13公里,因此多數選手都搭校車上學,但也有為了鍛鍊腿與腰而跑步、或騎自行車上學的選手,尤其低年級更是如此。當然,一方面也是低年級選手可以逃避與學長相處的壓力。

而一朗在高二春季騎自行車上學時,與突然衝出的轎車發生衝撞,雖然未造成重大傷勢,但仍因右腿肌肉拉傷而休養了1個月。傷勢復原的一朗,便因投球姿勢完全變形,而在矯正上吃足苦頭。豐山中棒球社監督橋本回憶道,「有一次,一朗突然打電話給我,『老師,我的投球姿勢忘記了,能不能教我…』」。

不過,雖然投球姿勢徹底走樣,但自高一秋季便成為固定選手的一朗,卻在打擊與身高上都迅速成長,身高更終於達到接近180。

1990年夏季甲子園,高二的一朗以三棒左外野手先發出場,但在首戰被大會最後的霸主—天理高擊敗,一朗的表現則為4打數1安打。而原本為了觀察一朗學長伊藤榮佑的歐力士球探三輪田勝利,即在該年春季開始注意到一朗。

雖於甲子園敗陣,但高三學長離隊後,一朗等高二學生立即成為球隊主力,也立即稱霸秋季縣大會,並於東海大會上拿下亞軍。而一朗在2個月的冬季加強訓練中,使他原本較差的握力由50公斤升到61,背筋力由140公斤升至215,投球姿勢矯正成功的一朗也因此成為球隊的四棒兼王牌投手。戰績突出的名電高,也在隔年獲選參加選拔大會。

而在選拔大會賽前,中村豪監督特別委託滋賀大學教育系的教授豐田一成,協助對選手進行各種測驗,其中最重要的項目為「腦波測驗」。

4種腦波中,以代表抗壓性的α波最為重要,若再加以細分為α1、α2、α3,則α2代表選手的精神集中能力,運動員必須在60%以上。名電高選手在1991年1月至3月間進行了10次測驗,一朗在選拔大會的前一天進行了α2測驗,結果為「91%」。

不過,一朗在選拔大會首戰卻遇上該大會的強投—松商學園高之上田佳範,一朗全場被轟出10支安打失去3分,全隊雖亦擊出9支安打,但擔任三棒的一朗面對上田,5打數全數槓龜0安打,最後球隊以2比3敗北。

雖然再次與甲子園錦標失之交臂,但一朗隨即投入夏季甲子園的地區預賽,儘管在愛知縣大會冠軍賽前締造.750的超高打擊率,但最後仍在冠軍戰中不敵東邦,而失去最後一次進軍甲子園的機會。
一朗在高中三年的成績為:

場次 151
打席 613
打數 536
安打 269
二壘安打 74
三壘安打 28
全壘打 19
得分 185
打點 211
盜壘 131
打擊率 510
選秀

自高二開始注意一朗的歐力士球探三輪田勝利,在觀察了一朗在夏季縣大會的3場比賽,已經認定一朗是東海地區頭號選手,而向編成部長表示「這是一定要爭取的選手」。

當然,一朗的表現也讓其他球隊產生興趣,不少球隊都看上一朗的打擊而與一朗接觸。不過,一朗最想加入的中日隊,卻在選秀前出現內部人事異動,自一朗高一時代便與一朗父子熟識,且以發掘野手見長的中日球探卻在選秀前遭到調職,取而代之的球探則以發掘投手見長,因此當各球團對一朗的打擊頗有好評的同時,中日球探卻認為一朗的投球天分不足,因此中日隊根本沒有要選擇一朗的打算。

選秀之前,歐力士編成部召開選秀作戰會議,8名球探各自根據自己的責任區推薦選手,負責中部、東海地區的三輪田勝利便表示,「我主張以第3指名選擇一朗,但因球隊決定以第3指名選擇社會人投手,所以最後只能以第4指名選擇一朗,也因此我始終認為一朗有五成機率會被其他球團選走。但所幸動用第4指名的我們,最後仍獲得單獨指名一朗的結果」。

鐘擺打法

雖然一朗在職棒首年的1992年,立即以.366打擊率,成為繼高木守道(原中日)以來又一位拿下二軍打擊王的高中畢業新人;而且一朗在該年二軍明星賽,獲得MVP榮耀,即便在一軍也有.253還不錯的打擊成績;1993年在二軍更有.371打擊率,4月至8月更締造連續30場安打的西區聯盟記錄,但3度於一、二軍升降,並不斷遭到一軍教練要求「變更打擊姿勢」的情況下,執著於自己獨特打擊姿勢的一朗遭受到莫大壓力,甚至因此向二軍打擊教練河村健一郎表示「我不想再上一軍了」。這便是日後被稱為「鐘擺打法」的打擊姿勢在當時的處境。

「鐘擺打法」的緣起,根據河村表示,「在一朗剛入職棒時的自主訓練時,同期的荻原誠不斷球棒打斷,但一朗不僅未讓球棒折斷,甚至常常正中球心」,然而,在該年秋訓時,「我注意到一朗的姿勢變的很奇怪,一問之下,已經折斷將近10之球棒。再問之下,才知道一朗無法對付內角高球,因此被迫更改打擊姿勢。雖然一朗不想更改姿勢,但一軍打擊教練的話卻又不能不聽,所以打擊姿勢完全走樣。」

事實上,一朗在小學時代與父親發展出此種獨特的打擊姿勢後,自此雖有小改款,但基本從未改變。一朗就讀豐山國中後,宣之的唯一希望,也是一朗的打擊姿勢不要改變。

最後在河村的建議下(河村否認曾經實際指導過),一朗重拾原本的獨特打擊姿勢,再加上一點小改進,便成為現今的「鐘擺打法」。

機會

對一朗而言,來去夏威夷是重拾信心的轉捩點。

夏威夷冬季聯盟,是大聯盟選派1A、2A選手,加上日職、南韓職棒選派的年輕選手打散組成4支球隊進行約50場比賽的教育聯盟。當時歐力士、大榮、火腿共選派了18名年輕選手與會,一朗也因此在夏威夷度過約2個月的時光。

一朗在所屬球隊中出賽45場,164打數51安打,.331打擊率為全聯盟第2名,而小川博文僅.239、田口壯僅.209。一朗的表現不但讓球隊成為冠軍隊,一朗也因此獲選為最佳九人之一,成為唯一獲獎的日本選手。一朗表示,「單靠自己的力量留下成績,也因此回復了信心」。

而在一朗前往夏威夷的同時,歐力士正進行人士改組,原監督土井正三與教練團離職,由新任監督仰木彬與新任一軍打擊教練新井宏昌取而代之,一朗的未來因而出現曙光。

當河村向仰木報告,「二軍也有很厲害的選手」時,雖然仰木對一朗的印象只有「身材很纖細」,但他相信河村的眼力。而新井宏昌不僅是名球會成員,在觀念上也頗為開明,他曾向選手表示,「會將自己所知的一切教給大家,請大家擷取與自己相契合的部分」,也因此他不但「寬容」一朗的獨特打法,也僅給一朗一句忠告,「總之,進入打擊區後,即使沒打到也要做完整個揮棒動作。這樣的話,即使結果是不好的,也能了解打擊姿勢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」

而且在1992年12月22日,歐力士王牌打者之一的松永浩美遭球團交易,換得阪神投手野田浩司,歐力士也因此在93年便已經空出了一棒位置。就這樣,獲得仰木信任的一朗因而順利得以替補歐力士空了一年的一棒位置。

監督仰木彬也在94年季前,也突然有了將佐藤和弘與一朗改用其他方式登錄的想法,因此一朗以「Ichiro」、佐藤和弘以「Punch」登錄。雖然當時較受到注目的是知名度較高的佐藤和弘,但一朗本身卻也連帶增添了不少趣味與討論價值。

210安打

靠著熱身賽24場全勤出賽,且以.345打擊率名列所有球員第6的精彩表現,一朗輕鬆獲得歐力士的固定位置,並自開幕起先發出場。原本以二、三棒為主的棒次,也在4月16日升為一棒負責開路重任;6月1日,打擊率.378的一朗終於登上洋聯打擊排行榜首位。

6月25日,一朗達成日職史上,以最快速度60場擊出100安打的打者;6月29日,一朗的打擊率突破4成,之後並保持了7場比賽;8月26日締造連續69場上壘的日職記錄,大幅刷新石嶺和彥(當時阪急)於1986年締造的連續56場記錄;9月9日,一朗累積185安打,打破新井宏昌(當時近鐵)於1987年締造之130場制之最多安打184。

9月11日,一朗單戰敲出4安打,且全部是二壘安打,累計191安打,追平藤村富美男(當時阪神)於1950年締造之單季最多安打紀錄,且打破廣瀨叔功(當時南海)於1963年締造之單季187安打之洋聯記錄;9月14日,突破藤村富美男的紀錄,締造日職單季安打新紀錄;9月20日,前3打席連續安打,因而締造日職首見之單季200安打,最後在10月9日之歐力士最後比賽中,將單季安打記錄延伸至210。

雖然一朗的.385打擊率並未突破Baas(當時阪神)在1985年締造之單季最高打擊率.389,但一朗仍在該季一連拿下MVP、打擊王、安打王、最佳九人、金手套…等等獎項,甚至豐山町亦頒發「町民榮譽賞」。

而1994年的「新語、流行語大獎」,「Ichiro」這個詞兒亦成為該年大獎得主;將利率訂為.385%的兵庫銀行之「一朗定存」,原本希望吸引5億存款,最後居然在10月31日突破200億日幣;11月8日,一朗亦獲得日本牙醫協會頒贈「年度最佳笑容獎」。

一朗的旋風還不僅止於此,羅德該年底選秀第1指名選手大村三郎(PL學園高),其登錄名為「Saburo(三郎)」;歐力士第4指名投手豐田次郎,亦向仰木監督表示「登錄為Jiro(次郎)如何?」;甚至火腿球團社長持田三郎亦表示,「我想登錄為Saburo」。

12月16日,歐力士與一朗進行年薪協商,原本年薪800萬日幣的一朗,獲得日職史上空前絕後的900%漲幅,立即上漲至8000萬日幣,加上各獎項獎金,也旋即突破1億大關。

至此,「Ichiro」、「鐘擺打法」,甚至背號「51」,都在日職界建立了崇高的地位。

今日

雖然日職有所謂的「第二年的詛咒」,但一朗顯然不是凡人。1995年不但在明星賽輕鬆獲得令人驚異之99萬4933票,大幅超越過去的最高票紀錄—秋山幸二於94年締造之50萬9964票,更險些以第一棒的身份拿下三冠王(最後「僅」拿下打擊王、打點王與盜壘王);1996年明星賽,一朗也以投手兼差亮相,並飆出超過140的速球;1997年締造連續216打席無三振之日職記錄,年底並成為繼張本勳之後,連續4年拿下打擊王的史上第2人,不過由於張本勳在1969年曾與人並列,因此一朗成為連續4年單獨拿下打擊王的頭一人;1998年,一朗在8月12日曾以.397逼近4成大關,同年締造連續5年打擊王的記錄,也將年薪推至5億,與佐佐木主浩並列史上最高;1999年,一朗不但如願赴美參加水手春訓,4月20日,一朗也以生涯1000安打粉碎金村曉連3戰完封的美夢,同時以757場締造史上最快的紀錄,不但打破由長島茂雄保持之849場日本人最快紀錄,更打破由Boomer締造的781場日職最快紀錄。

不過,8月24日遭下柳剛的觸身球擊中右手,而中斷自1994年開幕戰以來之連續763場出賽,但年底仍以.343打擊率連續6年蟬聯打擊王。

一朗在打擊上的恐怖之處,不僅僅在於連續蟬聯打擊王,更在於打擊成績的鶴立雞群。
一朗打擊王與第2名差距
年度 1994 1995 1996 1997 1998 1999
一朗成績 .385 .342 .356 .345 .358 .343
第2名成績 .317 .309 .315 .331 .320 .330
第2名球員 山本和範 堀幸一 片岡篤史 Clark 平井光親 松井稼頭央
高中棒球成績:打擊率4成89,打點211,全壘打19,盜壘131     
1991年第27屆選秀會歐力士隊第四指名    
1992年登上一軍,出賽40場,打擊率2成53    
1992年二軍西區聯盟打擊王(3成66),二軍明星賽MVP    
1993年連續30場安打,創二軍新紀錄.二軍打擊率3成71
1994年以Ichiro在一軍登錄    
1994年創日本單季最多210支安打,創太平洋聯盟最高3成85打擊率
1994-97年四度蟬聯打擊王,安打王,得分王,及金手套獎    
1999年4月21日以757場出賽,最快達成1000支安打紀錄    
1999年5月22日連續5年滿壘全壘打,連續700場出賽為史上第17人    
1999年12月4日與福島弓子結婚
1994-2000連續7年打擊王,連續7年最佳九人和金手套    
2000年被票選為世紀最佳九人
2000年11月1日歐力士將寄發同意鈴木一朗轉戰MLB的文件,同意透過競標制讓一朗轉戰MLB,水手隊出價高達1312萬5000美元
2000年11月19日鈴木一朗正式與西雅圖水手隊簽訂三年合約,投身大聯盟 創紀錄之旅


92年在二軍獲得西區聯盟打擊王,為繼高木首道之後,又一位成為打擊王的高校畢業新人
93年締造連續30場比賽擊出安打的二軍新紀錄
93年6月1日首次以3成78打擊率站上打擊榜首    
94年6月25日第60場出賽擊出100號安打,打破1964年廣瀨叔功第61場最快擊出100號安打的紀錄
94年6月29日四打數四安打,締造4成07打擊率,為日本史上第5位打完60場比賽還能締造4成以上打擊率者
94年7月13日~8月14日又連續23場比賽擊出安打,為日本史上第一位一球季創下兩次連續安打場次超過20場者
94年8月26日創造連續上壘69場的日本職棒新紀錄(原紀錄為石嶺和彥的56場)
94年9月10日平太平洋聯盟最多安打紀錄(187)
94年9月11日擊出4支二壘打(191),破太平洋聯盟最多安打紀錄,平日本職棒最多安打,平日本職棒單場最多二壘打
94年9月20日擊出201號安打
94年10月9日創下單季210支安打的日本職棒新紀錄,3成85的太平洋聯盟最高打擊率紀錄
95年蟬聯打擊王(3成42),最佳選手,最佳九人,金手套獎,安打王(179),最高上壘率,並獲打點王(95),盜壘王(95)
96年創26次猛打賞的日本新紀錄
97年6月25日創下連續216打席無三振的日本職棒紀錄
97年6月27日職棒生涯打數達到2002,達到一般認定可以列入終身打擊率排名的標準,高達3成53的打擊率也使他成為日本職棒近六十年歷史中的第一人
94~97年連續4年蟬聯打擊王(3成45),安打王(185),金手套獎及技能賞,並獲得IBM最佳選手獎.為日本史上第一位連續4年獨居打擊王者
1999年4月21日以757場出賽,最快達成1000支安打紀錄     
1999年5月22日連續5年滿壘全壘打,連續700場出賽為史上第17人
2000年6月18日到7月13日連續20場比賽擊出安打,這是他第四次連續安打紀錄達到20場,改寫自己和安打製造機張本勳所共同保持的三次紀錄 至2000年明星賽止,已連續11場比賽都擊出安打,此紀錄將可能被一朗繼續推高。而且在2000年三場明星賽中,鈴木一朗的打擊率高達6成36。
1994~2000連續7年打擊王,連續7年最佳九人,連續7年金手套獎

鈴木一朗自1994年開始到1997年,連續四年蟬聯打擊王,安打王和得分王,98年蟬聯安打王與打擊王,99年也在打擊王上連莊,2000年雖然受傷,但還是史無前例的7度獲得打擊王頭銜,改寫許多日本職棒紀錄。至2000年為止,更是連續七年入選最佳九人。其鐘擺式擊球方法幾乎沒有任何死角,可以說是日本職棒史上最厲害的打者。一朗不僅打擊優異,速度和守備也是一流的水準,也連續獲得七年的金手套獎。所屬的歐力士隊也因一朗的表現而躍居太平洋聯盟的強隊,一朗不僅是歐力士的鎮隊之寶,更是日本職棒的人氣之王。

  ”我從高中時代就沒有不揮棒被三振的經驗,如果有,那一定是壞球,但卻被裁判判定是好球。” 這是鈴木一朗講的話-被譽為日本職棒最天才的打者!

  至2000年為止,鈴木一朗在9年的日本職棒生涯中,共擊出1278支安打,118支全壘打,529分打點,平均打擊率高達3成53。
  2001年鈴木一朗將向大聯盟挑戰,西雅圖水手隊出價高達1312萬5000美元,將近14億日圓的轉隊費。並且與一朗簽下三年將近1500萬至1800萬美元的契約。
 

愛媽隨想喳喳叨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